Limitation

产糖狂魔。
新浪微博:@Limitation_河河是我的小天使
中国境内,就知道吃吃吃,挖坑狂魔,考试周不更新。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主业推叶蓝,副业骚话满天飞,第三产业割大腿产粮
极其低产,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 Limitation
Powered by LOFTER

【冰尤/主奥尤】Let Me Love You

同Paro,维勇      

日子到了,该搞点事情了。

这次可能有车吧……就算没有车,我还有两人打架的剧情。

维勇夫夫在后面会串一下场。

然后讲一下设定,奥塔别克是DS服装秀主办方的音乐总监,尤里是当红摇滚歌手(原型有太多歌手了,如果你们看见尤里唱你们熟的歌求别打),然后就是维克托托尤里来做DS服装秀的开场嘉宾。

看过维密的小姐姐们应该知道尤里这个嘉宾是什么意思,就是泰勒啊日日啊丁日他们上过的那个,还有马老五和FOB!

OOC

———————————————————————————————————————

1.

奥塔别克刷着推特上的消息,说尤里·普利赛提的环球演唱会已经到了最后一站N城,而作为半个迷弟的奥塔别克还是没有去。

他叹了一口气,点开尤里的推特视·二狗子·奸了一下,听见脚步声连忙扣下手机,调出音乐部的小姑娘们呈上来他还没看的计划,假装自己其实是在认真地工作。

假装在工作。

维克托把这段时间的音乐部的工作发给奥塔别克,说:“奥塔,新任务下来了。”

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顶着维克托温和的目光,几乎是颤抖着手接过工作安排,他翻了翻,又看了看自己的工作安排。

奥塔别克纠结了一下还是问道:“我这个……临时安排是怎么回事儿?”

维克托敲打着自己的下巴,回答:“哦是这样的,等正式秀的时候呢,你是音乐总监,整场音乐都归你管。最近你的工作要去调查一下几个嘉宾,跟他们说一下现场要求,等到了过段时间彩排,就可以轻松一点。”

奥塔别克抬头看他:“这次有谁?开场嘉宾是谁?和上次一样是Leo?”

维克托摇摇头:“算起来还是你小师弟呢,”他点了点奥塔别克的手机,“是他。”

奥塔别克看着自己不知何时被翻过来的手机,有些怀疑人生:“让我去?”

维克托意味深长地拍拍奥塔别克的肩,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你可以的。”

2.

奥塔别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站在N城机场,摘下墨镜,一副看透世态炎凉的面瘫脸看了看当地时间,打开了手机。

他从上衣兜里拿出那张保存完好没有褶皱的入场票,心里还有些不明不白。

一通电话打到他手上,他划开接听键:“喂?”

“您好,是阿尔京先生吗?”

“是的,您好。”奥塔别克伸手招呼了一辆的士,“请问您是哪位。”

“哦,您好,我是Dasiv,是尤里先生的助理。”那边声音很是愉悦,“是这样的,尤里先生说想要请您跟他讨论一下他的开场曲。”

“哦。”奥塔别克示意自己明白了,招呼司机先去了酒店安置好行李,又去了开演唱会的场地。

演唱会来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女孩子。男生也有不少,但大多数都是来听歌的。

尤里的曲风宽阔,声音也很好听,有一种年轻人独有的清亮,也有着不同于这个年龄的沧桑。这也是奥塔别克之所以喜欢尤里的原因。

一群女孩子呼啸而过,用不同口音的英语彼此交流着相同的话题。明明来自不同地域却有着相同的偶像,奥塔别克甚至不是很懂这种感觉,因为他一直一人独行,直到后来被维克托“强买强卖”进了DS,也是一直没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

或者说,以前有,但没成,然后两人就各走各路了。

奥塔别克看了看时间,距离演唱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他决定去在N城的朋友那里拿辆机车。

3.

奥塔别克提前一小时到了演唱会场地附近,他看到一个飞奔而来的,穿着连帽衫带着大墨镜的人——难得他还认出来这是尤里·普利赛提。

他跑到了巷子里,躲在了一扇门旁。

奥塔别克跟了上去,停在他身边,递给他一个新头盔。

“上来吗?”

尤里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身后追着的一群狂热粉丝们,还是接过了奥塔别克递过去的头盔,跨上了他的机车。

奥塔别克甩开了身后狂热的粉丝,结果ins上就出现了一群Yuri girls,刷着同一个话题#TheHero&The demon#

远在法国给勇利练好台步的维克托闲暇之余刷了刷ins,表示——天哪,这童话故事般的情节!

4.

奥塔别克绕路把尤里送到了演唱会现场:“在这下去,要我送你过去吗?”

尤里把头盔摘下来,挂在他的车把上,来了一句:“诶,你是DS员工吗?”

奥塔别克伸出手,礼貌地介绍自己:“您好,尤里·普利赛提先生,我是奥塔别克·阿尔京,DS音乐总监。”

尤里顿了顿,握住了那只手:“幸会。”他微微笑了一下:“合作愉快。”

奥塔别克点点头,那张冷面煞神的脸难得缓和了很多:“合作愉快。”

奥塔别克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好。作为一个一直很淡定的Alpha,坐怀不乱这种事情,完全是因为没遇上正确的人,现在的这个淡定的Alpha却表示——

很好很可以,我·硬·了。

信息素也在外泄。

奥塔别克的信息素是红松,混在一群妹子可爱的信息素里显得异常的……

格格不入。

尤里看了看手上的节目单,找来自己的助理:“你帮我收拾行李,机票改签到后天,去法国。”

“这么急呀?”Dasiv眨眨眼,“雅科夫说不能让你乱跑来着。”

尤里把节目单打在Dasiv瘦弱的小胸膛上,摸了摸小助理的脑袋:“我什么时候听过话?”

尤里转身走出去,带好耳塞又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身:“诶,我抑制剂呢?”

Dasiv眨了眨眼,回道:“大佬,你的抑制剂不是你自己拿的吗?”

“我操?”尤里摸遍自己的口袋,抑制剂却不见了,“我自己拿的?”

“对啊,你自己拿的啊。”Dasiv抱着节目单,一脸懵逼,后知后觉,“你不会把抑制剂丢了吧……”

尤里:……

奥塔别克把玩着手上的小瓶子,把包放在自己手上,准备找个办法溜进后台把抑制剂给尤里。他看见尤里穿着一套黑皮衣,踩着带铆钉的短皮靴从后台溜出来,奥塔别克上前拦住他,晃了晃手里的小瓶子。

“在找这个吗?”奥塔别克把小瓶子塞在尤里手里,“放好,别让其他人发现了。”

尤里看了看他手里的小瓶子,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奥塔别克看了看他身后的小助理,交代:“你要帮你家艺人放好这些东西,不能丢。抑制剂很重要。”

尤里被他的特殊关照吓了一跳,一改往日的霸气通天的面孔,对奥塔别克点点头:“谢谢你。”

奥塔别克被这样的他激起了埋藏在心里的记忆。

5.

他是M国首府音乐学院的高材生,那一年他大学三年级。

那天晚上他在宿舍里看书,但心烦气躁一直没看进去,想了想就起身去了琴房。

时间挺晚的了,琴房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奥塔别克到的时候琴房里还有一个穿着连帽衫带着帽子的男生在收拾自己的琴盒。

那是一把虎纹小提琴,奥塔别克敏感地看出那把平凡无奇的琴定然是价格不菲,并且音色应当十分好听。

奥塔别克一向自诩不是个多么喜欢古典音乐的音乐声,这是Alpha的特性使然。他走上前,闻到了男生的信息素。

他没有喷上抑制剂吗?真的是不怕危险还是忘记了?奥塔别克想着,走过去拍了拍男生的肩膀。

“同学?”奥塔别克闻到一股浓重的柠檬味,钻进他的大脑里,撩拨着他的本性:“你带抑制剂了吗?”

“别碰我!”这位Omega被闻到抑制剂有些恼羞成怒,但可能是由于即将到来的发·情·期的到来显得有些疲累,叱责的声音软了下来。

奥塔别克皱眉看着被自己碰掉兜帽的男生,金黄色的头发在琴房惨白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刺眼。

但那张面孔泛着因即将到来的发·情·期·独有的艳红,配上那张美的超越性别的脸,奥塔别克有一种想把这美人儿按倒在床上狠狠侵略他的冲动。

这位暴脾气的Omega同学还恶狠狠地威胁他:“你今天什么都没看见,你知道吗?!”

奥塔别克却反过来问他:“你要帮忙吗?”

暴脾气的Omega:“要你管?!”

他站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戴上兜帽,慢慢地缓步挪出去。

这位金发美人儿还没走几步,身子一晃,就昏了过去。

奥塔别克身体先于意识,上前几步揽住他的腿弯把他抱起来,快步小跑到医务室。

6.

后来因为是Alpha的缘故,校医请他出了门。回到宿舍,同宿舍的让·雅克·勒鲁瓦刚刚泡完妞儿回来,看见奥塔别克还很开心地打招呼:“哦豁,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说着还凑近问了问:“Omega信息素的味道?柠檬的?哪的美人儿啊?”

奥塔别克无视了他,绕过他拉上了窗帘,开始脱衣服。

“哎,别这样,聊聊呗?”JJ一副你不说我就缠着你不罢休必须问出来哪的小美人儿能勾你的魂。

奥塔别克拎起自己的几件衣服,“哐”地一声摔上了门。

看来是不想说,JJ感慨了一下,躺在床上感受妞儿们的软绵绵。

奥塔别克看着自己休闲裤里顶起的帐篷,叹了口气。

怎么讲?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在非发情期的时候发生生理反应。

他的手覆上自己的小兄弟,开始解决生理问题。

满脑子的金发男生……

奥塔别克在释放后冲了个澡,洗了衣服想了想,他坐在床上问JJ:“咱们学校有没有金头发的男生或者女生?短头发,及肩的?有一把橡木虎纹整版小提琴?”

JJ很诧异地看着奥塔别克:“啊?”

“你好像很诧异?”

“哦,就是觉得你不会问这种问题,看来是真上心了。”

“有,还是没有?”

JJ想了想,回答道:“倒是真有不少……”

“湖绿色的眼睛。”

“哦!那是个男孩子!叫做尤里·普利赛提,是流行音乐系的。”

奥塔别克哦了一声,就盖上被子睡觉了,不理那边的JJ将要掀翻天的问题。

7.

不过后来倒是没怎么见过了,听说被W城的音乐学院要走进修了。

从此,这个男性Omega就成了奥塔别克心里的朱砂痣。

直到那天在推特首页上看到了重金属小王子尤里的出现,湖绿色的双眸,金黄的及肩发,美的超越性别的面孔,直直地撞进他的眼中。

奥塔别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听着附近女孩子的嘈杂声,他暗叹自己的欲望有些过度。

做朋友也可以啊。

8.

聚光灯打在尤里的身上,灯光照在金黄的头发上,奥塔别克仿佛看到了当年惨白的日光灯下的那个年轻的Omega,现在的他却可以站在舞台上,如此闪耀。

自己又该怎样才能和他交流呢?奥塔别克沉思着,和这样狂欢的场景格格不入。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