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itation

产糖狂魔。
新浪微博:@Limitation_河河是我的小天使
中国境内,就知道吃吃吃,挖坑狂魔,考试周不更新。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主业推叶蓝,副业骚话满天飞,第三产业割大腿产粮
极其低产,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 Limitation
Powered by LOFTER

【冰尤/主维勇】Secret On Your Heart(下)

哦,朋友们,最后一章了。

最近心情不是很好……

下一篇呢,是奥尤同背景paro,大概在下周会写。

   

———————————————————————————————

19.

All on的彩排在凌晨3:30结束,在经历了一场摧残后,每张帅气的面孔上都布满了疲惫。勇利在经历了高强度的work time之后,坐在化妆镜前蔫蔫地卸着脸上的妆容。

维克托悄声推开化妆间,看着勇利坐在镜子前半睁着眼睛卸妆,懒懒散散的样子和平时元气满满的样子大相径庭。

勇利擦掉嘴唇上最后一点唇膏,收拾一下,转头拎起自己的外套,准备出门,回头就看到维克托靠在门框上看着他。

“维克托老师?”勇利穿衣服的动作稍顿,很疏离地笑了笑:“您有什么事情吗?要给您留门吗?”

维克托不置可否地挑挑眉头,反问了下一个问题:“发情期是每三个月一次吗?”

Alpha的话似乎很轻,又似乎很重,勇利跨出门的脚步突然一停,又停顿了许久。他吃惊又愤怒地看着这个临时标记了他的Alpha,刚想开口就被Alpha抱进了怀里。

勇利试着挣脱,却发现只是徒劳。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一直缠着他不放,他实在是想不通。

“您能放开我吗?我没有什么值得您欣赏的。”

“你有,”维克托微微俯身,戳了戳他心口的位置,“在这里。”

20.

空气如同静止了一般,只有浅淡的呼吸声和若有似无的山茶花香气充斥着鼻腔。

“你喜欢我,这是你心里的秘密,我发现了它,我想要守护它。”

“但是你现在告诉我你要让我忘记它。”

“我好心好意地想把单箭头掰成双箭头,你却非要让我忘了。”

“亲爱的,”维克托冷下脸,“难道你真的觉得,今天站在秀场上能远远地看着我,能应邀参加DS,你就满足于这样了吗?”

“你有多自卑?”

勇利被他最后一句话戳中了痛点,眼眶通红,硬是憋回了夺眶而出的眼泪,他通红着脸,攥紧了拳头反驳说:“我没有!”

维克托看着他泛红的眼眶,深刻地觉得自己逗过火了。维克托手撑额头:“这真是棘手。我该怎么安抚你呢?亲你一下你会冷静下来吗?”

“您应该对我更有自信才是,即使我自己也很自卑,您也应该相信我啊!”

未经思考的话语说出来两个人都被惊到了。维克托愣了愣,旋即收紧手臂拥紧了他的爱人,亲吻着他的耳畔,安抚着他。

Alpha一时语拙,被他的话语甜到了心里。原本是想幼稚地点醒他迟钝的爱人,不想弄巧成拙。

不过后来歪打正着,弄巧成拙,摸清了他在自己家omega心里的位置。

他柔柔地亲吻着勇利的脸颊,问他:“我为什么要这么相信你呢?你是我的吗?”

勇利被维克托安抚地正舒服,也许是Alpha对Omega的信息素影响,气消了不少,一听此言,又突然蔫了。

他还真没有立场回答这个问题,身体只是临时标记,没有成结,也没法说他俩的关系,与其说是一夜情,更像是一场不美好的意外。

可他却任性的把自己心中的话说了出去,大概是太舒服了,或者是一时冲动。

他回道:“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啊!我难道不是你的(模特)吗?”

维克托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然后装作我什么都没听懂的样子乐呵呵地把头埋进勇利颈边,叼着他的腺体慢慢地磨着,那上面还有山茶花的牙印。

维克托笑着说:“我觉得你像我的爱人,但显然你不认同这个答案。”

21.

这一点都不好。入睡前的勇利趴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黎明。

勇利捂着脸,躺在床上,满脑子旖旎的碎片。

能站在DS的舞台上,他已经觉得很满足了,而现在,一直梦寐以求的人带他回家,然后一晌贪欢,本来已经觉得很不真实,但现在另一个主角却向他求爱,并且执着地要成为他的伴侣。

这很不好。勇利翻了个身,背对着窗户,投入周公的怀抱。

22.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经历了无数次推翻重来的框架构建,舞台结构,音乐配合和model安排后,第二次all on彩排的日子又到了。

这段时间,勇利受到了维克托三天一敲打,五天一甜言蜜语的轮番轰炸,不吃药,已经很久了。

他甚至已经养成了看到维克托已经麻木的状态——虽然听到维克托叫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还是会有些激动。

他带着助理抱着自己的衣服跑向试衣间,意外地发现奥塔别克站在卫生间洗手池旁——明明这时候他应该在总台待命。

勇利看见他脸上的淤青,有些疑惑,告诉助理给奥塔别克医用酒精处理伤口,自己抱着一堆衣服跑向试衣间。

他在来的路上堵了车,导致现在距离开场只有半小时,然而他还没有把眼妆和衣服换好。

他急匆匆地换好衣服,抄起眼影盘给眼部打好底,过了一会儿,他的化妆师走过来给他把剩下的妆容补好,笑着说:“好了,勇利今天很帅。”

勇利很礼貌地点点头,也笑着回道:“谢谢,你今天要很忙啊,要加油啊。”

维克托给其他model处理好衣服的问题之后,准备去看开场model勇利的准备情况。

其实质是调戏老婆。

然后就看到了老婆和化妆师看雪看月谈人生的样子。

维克托:……

维克托:我甚至觉得自己头顶一片草原。

化妆师看见维克托走过来,很有眼色地打了个招呼就走开了。

维克托把勇利没翻出来的衬衫领子翻出来,压好,贴在外衫圆领边,拿出了润唇膏在手上沾了一点涂在他的嘴唇上,然后抱住他的腰,头埋在他的颈侧,咬了一口腺体又亲吻了一下腺体。

维克托看着勇利手足无措的样子,捏了捏他的手:“很好看。”

23.

奥塔别克缩在总台上,低气压遍布整个总台。音乐部的小姑娘们都吓得一愣一愣的,跑到维克托身边诉苦:“老师,我们奥总今天又开始冰山了!”

维克托坐在台下整理流程,调笑着刚刚坐在后面的奥塔别克:“面部线条稍微放松一点,别这么严肃。”

奥塔别克耸耸肩,顶着一脸有人欠我二五八万的样子看着维克托。

尤里在旁边嗤笑一声。

维克托用意味深长的眼神在他们俩之间梭回着。

“维克托老师,我们要开始了?”耳机里传来后勤的声音。

维克托玩味地收回了目光:“好的,开始吧。”

现在是第二场闭秀部分,这次闭秀是休闲风格,勇利被压在最后一个上场压台。

勇利这次休闲风的定点走的是暖男大哥哥的路线,九分裤加上小衬衫和休闲款大衣显得勇利就像一个刚从社会上出现的大学生,特别暖。

他走到台前,右手插着口袋左手划过额头向台下行了礼,转身走回去。

维克托在台下笑得一脸春心荡漾。

维克托的内心很有些想要飞起告诉全世界的冲动:台上那个小哥哥是我媳妇儿!

尤里:今天的维克托大概有病。

24.

尤里在第二场all on彩排上有些失神,维克托表示这很神奇,以尤里热爱重金属和舞台的程度,这应该是小概率事件才对啊。

勇利坐在化妆镜前瑟瑟发抖地听着维克托和尤里两个人的争吵,都是尤里在闹维克托在和善地回复。

勇利觉得心里被梗了一下。

他卸妆的手抖了一下,暗搓搓地缩在墙角听墙根,虽然这个行为非常的不讲道德。

我大概有病。勇利一脸沉重地蹲在墙角听着墙根卸妆。

勇利听着墙角,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内心戏。

我怎么就想生气了呢?他是想要怎么着,再来一个吗?

维克托给尤里提完意见并且得到了肯定回答之后敲了敲化妆间的门。

“勇利,该回家了。”维克托在门外唤道。他嗅到一阵山茶花的味道混着海风的味道从门内窜出来,吓得他一个激灵,不管不顾地推开门:“勇……”

然后他收获了一只气鼓鼓忘记收起自己的信息素的勇利。

维克托走过去,想碰一下勇利的脑袋。现在这样气鼓鼓的勇利实在是太可爱了,让他忍不住想下手捏两下。

勇利躲开他的手,拎起自己的外套穿好,眨了眨眼想发脾气后来又给憋了回去,疲惫的眼神看的维克托一阵心疼。

尽管他很奇怪为什么今天勇利竟然躲开了他的手。

很迷。

维克托把勇利带回家,勇利洗了澡头发没吹干就趴在床上起不来了。

维克托还没有回家,拿着吹风机晃醒了勇利:“勇利,来,头发吹干再睡觉,要不你明天会头疼。”

勇利迷迷糊糊地爬起来,迷迷糊糊地把头放在维克托大腿上,迷迷糊糊地继续睡。

维克托无奈地笑了笑,拿着吹风机吹干他的头发,把头发吹干了又在他的腺体上咬一口。

“睡吧,宝贝儿。”

25.

第二天赶早起得维克托又买了早餐去勇利眼下刷好感。

勇利迷迷糊糊地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饭,看着男神,然后又迷迷糊糊地问了句:“维克托,你怎么就喜欢上我了呢?”

“我怎么就喜欢上你了呢?”维克托想了想,笑的嘴巴弯成了心形。

“你的第一场闭秀?”维克托托着下巴看着勇利,手撑在餐桌上,亲吻他的眼睛,“不知道,就是很喜欢你。”

“可能是一见钟情吧。”维克托亲上他的嘴唇,抱着不放。

勇利一怔,然后被他亲的云里雾里的。

等到推开维克托的时候,勇利发现自己的汤已经凉了。

“……”勇利叹口气,“汤凉了啊……”

维克托问他:“汤凉了还喝吗?”

“不喝了,”勇利想了想,下定决心凑上去,环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颈边,“你能来就已经很好了……”

迎接他的是一阵狂风骤雨的亲吻。

亲吻的间隙,维克托抵着他的额头问他:“你的秘密,我还能守护着他吗?”

勇利想了想,回答道:“那个秘密不算秘密了啊……”

“我有一个更重要的秘密……”

“维克托先生,”勇利笑着说道,“虽然DS我只签了一季的合约,但是我想问您,您还愿意跟我签合约吗?一辈子的那种?”

维克托捧着他的手,吻着他的指关节,郑重地回答道:“我很愿意。”

26.

最后DS Show在11月开始,秀场当天大牌云集,群星闪耀。

勇利作为开场model任重而道远。

所有人都知道这次的DS很冒进,用了新人也就算了,竟然用Omega做开场,风言风语也不断。

在秀前采访里,波波维奇却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们不能因为他的第二性征和他的资历来评判他的能力。”

尤里站在舞台上,一束追光打在他身上。

“在黑暗里祈祷要格外小心……”

舞台布景上的门突然被踢开,勇利摘下自己的墨镜插在衣领上。

尤里斜抬着脸看着勇利,勇利冷笑着看着尤里。

台下爆发出一阵爆炸般的欢呼声。

奥塔别克站在维克托身边看着全场,眼底很复杂,有欣喜也有难过。

维克托拍拍他的肩膀:“船到桥头自然直。”

勇利定点是自己设计的撩头发的定点,他站在台前,冲着镜头撩起自己散下来一部分的头发。

奥塔别克看到这里有些想笑,苍天饶过谁。

“我听到观众的惊呼声了。”奥塔别克报复地开口。

维克托和善地把自己的杯子捏成了艺术品。

27.

开场的惊艳在经历了近三小时的秀也没有消退,人们在结束之后还在探讨开场的小哥哥勇利。

作为一个新人,第一次参加这种秀并且担当主役,还能这么让人耳目一新,已经很厉害了。

维克托心情异常复杂地迎接着卸妆好的爱人,看着他带上化妆间的门,看着他走过来,他觉得心里那一丢丢不爽也没有什么了。

他有很多面,给别人的是他在某一刻需要展现出来的一面,而平时在他眼里的那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28.

日后,这个model胜生勇利一直出现在秀场前沿。也许是自己作为model进行走秀,也可能是自己坐在台下的观众席看走秀。

和维克托。

媒体表示,也许这就是胜生勇利站在DS第一场还能做开场model的缘故。

维克托很生气,勇利却丝毫不在意。

维克托把烤好的苹果派喂给勇利,问他:“他们已经这么说了,你有什么想法?”

勇利笑了笑:“何苦在意别人的话呢?”

这件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直到第二年的DS秀重新开始准备的时候,一切的真相才被解开。

维克托的推特更新,一张图片和一段话。

图片上是一双十指相扣的手带着同款铂金男戒,和一张孕期证明单。

——“我爱他,我们有了生命的延续。@Katsuki_Yuri”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