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itation

产糖狂魔。
新浪微博:@Limitation_河河是我的小天使
中国境内,就知道吃吃吃,挖坑狂魔,考试周不更新。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主业推叶蓝,副业骚话满天飞,第三产业割大腿产粮
极其低产,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 Limitation
Powered by LOFTER

【冰尤/维勇】Secret On Your Heart(上)

ABO,大概可能也许开个车?

之前的梗一直没开,没开车都这样了……

维密设定,国际知名设计师Alpha维X超模Omega勇

开始啦!

———————————————————————————————————————

“我手捧一束玫瑰,看着你的星光闪耀。”

1.

今天是6月29日,距离“DS”新一季的走秀还有半年五个月时间。

维克托坐在巴黎最高的写字楼里,把最后一套限定款初定装审查完毕,一个人坐在设计室阳光最灿烂的角落,静静地看着楼下的人来人往。

巴黎的夏季炎热干燥,阳光明媚,午后人们三三两两坐在街头巴洛克风格的喷泉边,享受着阳光和悠闲的下午。

维克托被走秀的开场模特困扰着,他想了不少比较有名的麻豆,不过都不太符合他的想法。

这一季冬装新秀主打的是温和线,第一场开秀一定要一个比较贴合风格,还要不失自己风格的麻豆来撑场。

维克托正坐在窗边,看着楼下发呆,他的视野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亚洲面孔。

他穿着一件比较普通的T恤,下身好像是浅米色的修身长裤,拿着咖啡杯,就站在设计室下面的巴洛克喷泉旁边,仰头定定地看着楼上的玻璃窗。

他带着眼镜,好像就在看着维克托所在的设计室。

2.

维克托愣了愣,他感觉这个人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胜生勇利?

维克托不知为什么,脑袋里突然冒出来这个名字,他连忙拖过自己的IPAD,在搜索框里输入了他印象中的名字。

网页中蹦出来的是一些走秀场。

维克托突然想起来在哪见过这个年轻人了。

他是个麻豆,没记错的话,他是 IimitatiesJ公司闭秀小生,前段时间他去参加limitaties的一个闭秀,对这个小生印象挺深。

看起来很年轻,台步走的不是很标准,但是对音乐和现场气氛的调动很有一套。

可惜公司不是很重用他,看来是很年轻。

维克托坐在电脑前看完了胜生勇利的所有秀时,天色已晚,他充分发挥大魔王的本质,给已经趴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的助理打了个电话。

助理小哥哥:……

“帮我联系一个model,”维克托看着屏幕上定点的胜生勇利,“一个日本人,叫做胜生勇利,就说维克托先生诚邀他前来DS冬装秀。”

3.

“喂,您好。”

胜生勇利还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接起电话还朦朦胧胧的,喉咙里答应一声。

“您好……”

“请问是胜生勇利先生吗?”

勇利打起了点精神,应道:“是的,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您好,这里是DS主办方。”

“哦,您好……”勇利迷迷糊糊地,生了锈的小脑袋还没转过来。

“我们的主设计师维克托先生让我们转达一下,是这样的。”

“维克托先生诚邀您前来参加DS冬装秀,并且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诚邀您做我们的开场model。”

“如果您愿意的话,请在7月1日下午三点前来。”

勇利还没反应过来,他愣愣地看着墙壁好半天。

勇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这是被男神钦点了吗????

勇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我好激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勇利:我该穿什么衣服呢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这件不行,艾玛这个T恤太随便了,这个衬衫……可以诶……

4.

兵荒马乱。

勇利前去DS总部的时候,他还有些抖。

每一个登上秀场舞台的男人,似乎都有着自己独有的魅力。他有些茫然,他似乎又太平常。

DS的试装区坐着合作方,以及一群设计室,还有坐在正中央的,笑着看着他的主设计师维克托先生。

他今天穿着一件V领长袖衫,袖子挽到肘部,浅灰的修身裤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希望合作愉快。”他说道。

勇利甚至有些激动,佯装淡定地握住维克托伸过来的手,尽量平稳地开口:“合作愉快。”

5.

维克托握住他汗湿的手,带着他来到服装区。

“因为你是开场,所以你的衣服是第一套限量款。”维克托在衣架间寻找着自己设计好的服装,“你知道这一场开场怎么走吗?”

“您想要什么样的效果?”勇利看着男神有些激动,但更多的是羞赧,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还请您多多指教。”

维克托曲起食指敲打着自己的下颚,突然勾起一个迷死人的笑容。

“你先试衣服。”维克托凑近他,“我闻到你的信息素了哦,最近快要到发情期了吗?”

勇利连忙推开他,紧张地乱瞟:“您……您……把衣服给我吧我试一下……”

维克托笑着看着他跑进试衣间。

是独有的海洋气息。

勇利套上衣服的时候还有些瑟瑟发抖。

竟然没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他冲着自己喷了点信息素抑制剂,整理了下衣领,推门出去。

6.

勇利一直自认为没有什么天赋,台步走得不好,在这上面也下了不少功夫,但当他走出试衣间,大多数人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波波维奇翘着腿坐在设计师的位置上,他最近戾气很重,对维克托这样随意地决定开场model的擅自决定非常不满。本来想挑一挑刺儿,打击一下维克托和“他的”开场model。

尤其是他知道这个开场model名不见经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

说不准时什么时候爬上床的……

波波维奇嗤笑着,内心想着迟早有一天会取而代之。

他甚至闻到了胜生勇利身上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他更想笑了。

开场model用O,不是把冬季秀往死的路上再送一层吗?

胜生勇利的手自然下垂,打开试衣间的帘子,波波维奇觉得胜生勇利好像和刚刚他看到的不太一样了。

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有些不明白。

维克托眼里是无尽的赞赏与欣慰,虽然勇利的台步走的还是有些不稳,重心还有点高,但架不住他对音乐和当场的气氛的控制是无人比拟的。秀的开场一般都需要一个调动的起气氛的model来开场,勇利一定可以胜任,维克托笑着看着走过来的勇利。

勇利定点完毕,维克托示意控音乐的音乐总监奥塔别克停止,冲台上的勇利开口:“Yuri!”

“Yes?”

“来听我说,定点的时候笑一笑,表情稍微放松一点,明白吗?不要太紧张,动作也放松些,出事故我帮你担着。”维克托踮起脚尖伸手帮他抚平他的衣领,“这件外套的领子要外翻,别让它立起来。”

勇利敛着眼听着,紧张的有些不知所措。

“Yes.”

“好了,我们再来一遍。”

7.

第一天的定装结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巴黎街头只莹莹绕着酒吧开着的灯光。

勇利换好自己的外套走出DS总部,想去巴黎街头转一转,感受一下这个浪漫之都。身后传来一声蹩脚的日语,叫着他的名字。

“Yuri!”维克托跑过来,手上搭着自己的外套,“去喝一杯吗?我请。”

勇利受宠若惊,通红着脸拒绝道:“不不不……不用了,挺晚了我准备回家了……”

维克托有点失望,看着眼前的小年轻,眨了眨眼:“真的不用吗?我们不多喝,就一杯。”

“嗯?”

勇利被男神的颜值刷完眼还拒绝了男神,这真是不可饶恕。

他挠了挠头,拿出信息素抑制剂给自己喷了喷,维克托看他的动作觉得可爱的不行,又觉得自己十分轻薄,掩饰地咳了一声,问道:“来吗?不带你去特别乱的地方。”

勇利低着小脑袋,微不可闻地“嗯”一声就算答应了。

维克托的确没带他去比较乱的都市酒吧,而是选择了一个街角酒吧,人不多,他挑了一个靠近吧台的位置带着勇利坐下。

“平时喝酒吗?”维克托给自己添了些酒,看着勇利,“或者说,平时走完秀去庆功宴吗?”

勇利腼腆地笑了笑:“去的……酒量不是很好,可以喝一点点。”

维克托给他倒了半个圆口杯的波本酒,递过去。

勇利接了,小口小口地喝着。

“勇利之前在limitaties做闭秀model的时候,很厉害。”维克托喝了口酒,欣赏的视线打量着勇利,“limitaties很少有亚洲面孔,尤其是男款,女装还好,男款的亚洲面孔能做闭秀的也很少,你真的很厉害。”

勇利听到男神的欣赏,甚至有些飘飘然,他感觉刚刚的酒似乎上劲了。

“谢谢您的夸奖……”勇利有些迷糊,眼神已经不是很清明了,他闻到一股海的味道,咸涩的清新气息洗刷着他的感官,刺激着维克托体内暗涌的欲望,“也都是运气的关系吧……”

维克托看他已经迷糊了,信息素开始四散,他握住勇利的手问:“还好吗?信息素抑制剂在哪里?”

勇利迷迷糊糊地掏着自己的口袋,终于在右口袋里找到自己的信息素抑制剂,交到维克托手里。

“很好,乖宝贝……”维克托冲着他喷了些抑制剂,却发现已经没有用了。

已经进入发情期了?!

8.

酒吧里的人已经开始向他们这边看过来了,信息素已经开始四散,维克托一想到如果他不在勇利很有可能就被一些虎视眈眈的人给强了他就觉得胸闷不已。

他把钱压在杯垫下,走上前弯腰把勇利抱起来,临走前还给了那群虎视眈眈的Alpha们一个冰冷的眼神。

那眼神就如同在说——这是我的人敢动就是一死。

勇利的信息素挑逗着维克托的神经,维克托车内狭小的空间里都是海水的清新。维克托问:“你住在哪?”

“……”没有声音。

维克托又开口:“勇利,回答我的问题,你住在哪?”

“我好热……”勇利撩起自己的衣服,企图扇走热气。

维克托转头就看到这幅场景,他只觉得自己仿佛马上也要进入发情期。

“回我家好不好?”维克托凑上前,轻吻着他的颈侧,感受到了他的腺体,嘴唇在上面慢慢地触碰着。

“热……”

勇利凑上去,双臂环住维克托的双肩,企图躲开他的亲吻。

维克托在他的腺体上轻咬一下,抑制信息素的挥发。

天知道他也要步入发情期。

评论(6)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