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itation

产糖狂魔。
新浪微博:@Limitation_河河是我的小天使
中国境内,就知道吃吃吃,挖坑狂魔,考试周不更新。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主业推叶蓝,副业骚话满天飞,第三产业割大腿产粮
极其低产,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 Limitation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Think about me every night

嘿嘿,好久没写番剧的同人了[和善的微笑.jpg]

题目的意思是每晚想我,文不对题。

大概讲的是维克多会俄罗斯之后的故事,私设两人没有在一起。

开始啦!一如既往的OOC

―――――――――――――――――――――

1.

“本场大奖赛的冠军是来自日本的选手胜生勇利,这位大器晚成的选手在经历了日本大奖赛的落魄之后坚强地继续前行……”

昏暗的房间里窝着一个人,他带着眼镜,有些昏昏欲睡。

“Yuri,喝点牛奶吧。”季光虹递给他一杯温牛奶,“今天早点睡明天带你去喝小吊梨汤。”

“真的好喝吗?”Yuri接过牛奶,“你们中国的解说真的都很会夸人啊……”

季光虹坐在他身边,看着电视机上勇利的短节目,喝了口牛奶:“因为中国人要谦虚一点啊,可是Yuri真的滑的很好啊。”

镜头转到维克托。

镜头前的维克托一举一动里都透着诱惑,他挂着温和的笑容,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电视这边的勇利觉得脸有点烫。

“那么关于您自己的职业生涯,是否还会继续下去呢?”

“一定会的,我现在找到了灵感。”维克托这样答道。

那时他定定地望着人群后背着包等待着他的自己。

“Yuri,”季光虹打了个哈欠,“你现在睡吗?不睡我就先去睡了,你记得把电视关上。”

“哦。”

2.

那天晚上,维克托和他郑重地拥抱了一下,便踏上了前往俄罗斯的飞机。

他的归程显然十分安稳。

回到了俄罗斯,勇利的ins上收到了一条召唤。

“Please think about me every night.”后面跟着艾特自己的符号。

这很容易引起歧义啊我的天!

勇利斟酌了好长时间才回复――

“OK”

然后就在ins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季光虹正在翻墙和披集两人探讨维克托和勇利两人的奸情,季光虹发了一张图到ins,又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Light Ji

粉丝也为你们操碎了心。”

[截图―新浪微博   #维勇务必在一起#]

下面还有披集的神回复:

“全世界的粉丝都在操心相同的事情哪……”

勇利看着艾特自己的季光虹,季光虹窃笑几声,正直地看着他。

最后勇利还是澄清了一下,然而并不能抵过世界腐女们的脑洞。

他干脆扔掉手机,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3.

女孩子们总有着发现奸情的眼睛。

季光虹暗搓搓地在新浪微博上发了条微博。

ins上的国外小伙伴正在探讨今年花滑的安排,新浪上国内的小伙伴正在探讨到底是维勇大法好还是维尤大法好。

勇利:我觉得哪个都不好。

“Yuri,收拾好了吗?我们该走啦!”季光虹作为网瘾少年刷完微博后催促着。

“哦,来了。”勇利带上帽子对着镜子稍微梳了梳自己的头发,走出门。

中国之行还有两三天就将要结束,马上又要回到日本进行新一轮的训练。

没有维克托的训练。

即使做足了维克托离开的准备,勇利还是在心里着实失落了一把。

也许该寻找一个新的定位了。勇利心中想着,心不在焉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4.

ins上的小伙伴慷慨地给了翻墙来的中国小伙伴们下一年的大奖赛的进程,并且用红色加粗的指示线标注出了几场重要的赛事。

勇利无奈地看着新出的赛事表,叹了口气。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要在俄罗斯大奖赛中与重回赛场的维克托相遇,并且最不幸的是――

他来年第一场比赛就是俄罗斯大奖赛。

勇利:……

勇利:……

勇利:……

ins上蹦出一条消息。熟悉的头像熟悉的用户名熟悉的人用着暧昧的话语隔着遥远的距离,通过电磁波似真似假地问他:“有没有好好想我?”

勇利看到这里,恨不能分分钟飞到俄罗斯,生气地质问他究竟想干什么。

但是他还是害怕,他怕得到一个刺痛的答案,他怕让他的偶像远离现在的他。

他喜欢维克托,那个在他心里近似神一般的存在,虽然说了这么多次爱,到那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彻彻底底的,完整的,得到维克托的爱,让他只看自己一个人。

5.

维克托结束了一天的练习,正躺在床上听歌。

ins上的回复有很多,大多都是粉丝的回复,他并不是很想看。

他要看的回复一直没有出现。

维克托有些烦躁地搓了搓马可钦的头,低低地呢喃着:“你说他会不会答应我?”

体型硕大的泰迪也不知道听没听懂,敷衍地点点头然后蜷成一团,窝在床上尽职尽责地做主人的暖手宝。

维克托自嘲地笑了笑。

最初找到这个男孩子只是因为被他身上模仿自己时透露出来的那股韧劲吸引,让他重新燃起对于花滑的热情于灵感。

而之后熟识相处中所表现出的越界的行为,却完完全全不通过大脑思考,想要那样做便那样做了。

纵使是自己这样理性的人,也在爱情来临之际束手无策。

维克托抚摸着马可钦的头,看着窗外飘荡的雪,他期待着来年开年的大奖赛。他告诉自己,他要拿到来年大奖赛的冠军,然后接着这样的机会向他可爱的yuri好好表白一番。

6.

这次大奖赛出征的日本选手有勇利和南健次郎,此时两人正在机场聊天,远远的,一个带着大墨镜穿着一身黑特别酷帅的人走了过来,冲着勇利拍了张,手指快速地点了几下,照片发送成功。

For Victor

你媳妇儿正跟那小孩儿聊天。

[图片.jpg]

你说你叫我来给你看媳妇儿有意义吗????你记得给我编舞啊!说好了我帮你你就给我编舞的你记着吗?????

From Yurio

维克托在训练间隙看了眼手机,然后,不出教练意料的,维克托给手机锁好屏,独自向冰场中央走去。

估计Yuri又做了什么事情惹他不高兴了吧。

勇利的推特上最新的一条状态大概是在机场和健次郎的自拍,勇利显得有些拘谨,健次郎倒笑的十分阳光灿烂。

维克托不爽地点了点冰,随意地做了一个两周,又转了几圈,眉头紧缩好像下一秒就要爆发。

7.

第一站  俄罗斯世界大奖赛

勇利从机场出来,迎面而来的寒风让打扮的像只球的勇利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健次郎倒是十分愉悦地跳了跳,十分具有活力。

勇利准备在机场叫车,余光看到右手边站了个银色头发的人,他转头,正好对上那人热切的视线。

“Yuri,好久不见。”他挥挥手,用流利的日语向自己挥手。

8.

冤家路窄。

正在冰场训练的披集发了张勇利和维克托一起训练的场景,并配文――

“最吸引人的CP的相遇。”

当即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南健次郎正在扼腕叹息自己的偶像被自己偶像的偶像抢去训练,季光虹也是暗搓搓地开着小号披着马甲在披集的状态下点了个赞。

百忙之中抽出空的Yurio则是愤愤地在下面评论道:“我只想问他们什么时候能不用这种方式相处。”

“感觉快了。”披集回复道。

9.

维克托递给气喘吁吁的勇利一瓶水,一下一下轻柔地抚摸着勇利的头,像是安抚马可钦一样。

勇利有些不耐地拂开维克托的手,接过水灌了一口。

维克托看着他喝水,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

“你别看我。”

维克托甚至带着点委屈地开口:“我根本就没法从你身上离开视线啊……”

勇利:……

胜生勇利,23岁,在从前古井无波日子里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今天,却被一个自己喜欢的荷尔蒙发散机愉快地撩到了。

他低下头,掩饰着自己脸上的红晕,他甚至不敢抬头正视那双湛蓝色的双眸。

他听见头顶的声音响起,就在一米之间的距离,他听见那声音就确切的响在自己的耳边。

“Yuri,”声音的主人异常认真地低头看着他,“你有没有每晚都想我?”

“我……”勇利想要试着逃避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可怕的要命,让他忍不住想逃离。

10.

“看来Yuri没有听话。”维克托开玩笑般的开口,眼底却藏着失落,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让勇利看见。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我有……”

维克托笑了笑,上前拥抱了他一下。

“久别重逢的老友需要一个拥抱来消尽漫长的思念。”

小别又重逢的情侣要一百个亲亲来安抚心中波动的情绪。维克托在心里补完后半句话,郑重其事地拍了拍勇利的肩:“你输了我有礼物给你。”

11.

不管维克托的话有多不靠谱,勇利也是打定主意自己尽全力比赛了。

这次的俄罗斯大奖赛很具有观赏性,因为两届大奖赛冠军得主都在这次的大奖赛的选手之中。勇利在赛前做着准备动作,然后看着门口,等待着维克托的出现。

如果自己输了,他会给自己一份什么样的大礼呢?真是值得好好思索一番。

当维克托穿着红白俄罗斯国家队服时,着实让勇利惊艳了一把。

他看到维克托里面的演出服是方面爱即EROS的改良版。

维克托穿过人群看着他,无声地动了嘴唇――

你会输的。

勇利自然是认识到这一点,但他想要站的离维克托近一点,再近一点。

12.

最后的结果有些出乎意料。不在勇利也不在维克托身上,而出在Yuri和披集的身上,但这些在今天的勇利眼里都不是问题。

他站在亚军的领奖台上,冠军是闪闪发光的维克托,勇利自嘲地笑笑,看着自己即将升起的国旗。

之后就是很普通的发布会,然后是一些琐碎的事情,等他回到住处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一条信息蹦出来。

“From Victor

你的大礼已经准备好,现在打开门签收它!”

勇利疑惑地走过去,打开门。

下一秒,便被结结实实地吻了个彻底。

那微凉的唇在他的嘴唇上厮磨着,留恋着。

就在他反应过来要推开的时候,亲吻他的人突然抽身,转而紧紧地抱住他。

“Yuri,我不是Adapt,我是EROS。”

那个男人在他头顶这样说着,勇利甚至也能感觉到他的心跳。

“所以你每天每晚能不能都想我?”

13.

胜生勇利,23岁,在经历过二十三年的单身狗生涯之后总算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任情侣。

也是最后一任。

并且最终一起踏入了坟墓。

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维克托当时召唤勇利的那条ins被转疯了,尤其实在维克托公然出柜之后,这条ins一度成为奸情的培养皿。

全世界似乎都在欢呼雀跃,独独一人除外。

Yuri:我的编舞呢???维克托你这个不守信用的脱团狗!

评论(13)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