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糖狂魔。
新浪微博:@Limitation_河河是我的小天使
低产高三狗,头像@脱线熊猫 大大画的坠子
主业推叶蓝,副业骚话满天飞,第三产业割大腿产粮。
坠丁死忠粉。
间歇性日常流水账,持续性死亡写手了解一下。

【冰尤/主奥尤】Pride&Prejudice(4)

(1)    (2)      (3)

——————————————————————————————

18.

年轻的继承人被噎得说不出话,只得低头沉默,忙于应付土豆盛宴。

尤里不怀好意地笑着,带着恶作剧似的表情在他天使般的面庞下覆上了一层调皮的色彩。

勇利尽职尽责地撑起自家门面,几个小的在下面毫无顾忌地吃着面包互相抢着食物。普利赛提夫人则是趁着JJ低头的瞬间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次子,尤里却对此毫不在意。

他切下一块鹅肝酱涂抹在烤好的面包上,又把蘸好酱料的薯条放在弟弟面前一盘,继续吃着自己的晚餐。

一次晚餐就这么沉默着结束,普利赛提一家人聚在火炉旁,JJ拿起了布道词给大家念书。他充满激情的声音落在几个孩子耳中宛如聒噪的乌鸦,他们聚在一起玩着父亲为自己打磨好的木制玩具,尤里也从沙发上坐到地上和弟妹们玩起来。

勇利则是倚在壁炉旁安静的翻书,火光映在他侧颜上,甚是柔和。

JJ看着他的面孔计上心头。

很快,“听书”时间就结束了,小家伙们很守规矩地回卧室睡觉,尤里左手牵着妹妹,右手抱着弟弟,还被小妹妹从后面揽着脖子。他黑着脸向卧室走去,勇利看他一副黑云压城的模样,笑着上前帮他抱起了后背上挂着的妹妹,一起回到了小家伙们的卧室。

普利赛提夫人和JJ两人远离家人,在墙角小声地讨论着什么。

“夫人,”JJ低声问,“请宽恕我冒昧的言辞,您的长男是在是非常的标致,甚至惊动了我古井无波的内心,您看……我可否与他订婚?”

普利赛提夫人闻声惊讶,悄声回道:“您这可折煞我了,小儿能如得了您眼我们也十分感激,但是先生……”她又压低声音,斟酌着说:“长子已经订婚……但您看,容貌姿色知识都不下于他的次子,也是一个好的人选,不是吗?”

JJ看着尤里的背影,眯起一双眼暗暗道:“尤里?”

“是的,”他笑着回复,“没错,好人选。”

19.

第二天清早,尤里打着哈欠拉开凳子坐在饭桌前,勇利把他的杯子放好,几人便开始吃早餐。

家里孩子多起来的时候,饭桌上不免会热闹些。普利赛提夫人把生鸡蛋磕在牛奶里,拿勺子搅了搅,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尤里。

早饭是很普通的面包牛奶。所有事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JJ在此时下楼,站在餐厅门口,郑重其事地开口:“各位,我有些事情想跟尤里单独探讨,可以回避吗?”

普利赛提女士眼中射|||||||出一道精光,连忙欢天喜地地配合着赶人:“大家都快出去,去客厅,走吧孩子们!”

小孩子们无法违背母亲的命令,唯二能让他依赖的大哥和父亲也很无奈。

尤里嘴里的面包都没有吞咽下去,他急急忙忙抓住勇利的手,勇利看着JJ有些不满的眼神,母亲威胁的眼神,他带着歉意看着尤里,最后只能留下一句叹息。

勇利的离去,使得尤里目光投向唯一能为他撑腰父亲。普利赛提先生的目光变得复杂,他看向自己的妻子,又看着自己的儿子。

次子眼中是明晃晃的渴望,渴望他的帮助,可他的妻子眼里却是驱逐,为了他的家族,为了她自己那无可无不可的荣光。

普利赛提先生的内心变得无比复杂,他明白,只需一句话,他的次子便可摆脱这讽刺的亲事。

但他没有。

他离了桌,他走进了书房的黑暗中。

尤里近乎绝望地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他听见那位继承人的声音:“尤里,你的美貌与知识已经征服了我,我想……我们也许可以订婚……”

“你明白吗?成为费尔南达郡地主继承人的夫人,是可以拥有财富的,郡主一定会赏识你这普通的美丽。相信我,我的爱人。”他拿出一朵粉白色的小花,单膝跪地:“答应我,好吗?”

尤里硬生生地吞下想直接招呼到他脸上的怒气,他冷静道:“谢谢您的好意,但我想我除了拒绝别无选择。”

勒鲁瓦先生此时也被这一直白的拒绝打的头晕目眩,他怔愣了几秒,回道:“我明白,这是您的矜持,大多数人都会出现这样的矜持。”

尤里笑了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这不是矜持,这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你不可能让我开心,我也不会让你幸福,请您认清现实。”

他走过他的位置,他听见那人还在他身后说着一些奇怪的话语:“我明白,您还在矜持,坚持着你那可笑的底线,我可以将它理解为欲擒故纵不是吗?”

尤里看向他,眼底有着天生而成的傲气:“先生,您想的太多了。”

旋即,转身而走,他通过后门跑出去。就在此时,厨房的门被推开,两个妹妹在笑,弟弟则是一副与阿尔京公爵相似的面瘫脸,毫无感情地看着他。胜生勇利看着勒鲁瓦先生的背影,也没有什么表情。

倒是普利赛提女士,怒火依已然滔天,她提起裙摆,也从一旁追出去。肥硕矮小的身躯像是一个大球,催促着门前一群鹅追出去,闹起了一片尘埃。

最终普利赛提夫人无法,便只能去找了普利赛提先生:“您去劝劝你的次子,我真的无法,他太不识抬举了。”

普利赛提先生彼时正在书柜前寻找书籍,闻言倒反问道:“嗯?我怎么管教他?”

最后无法,普利赛提先生只得与夫人去了湖边,也就是尤里静心的地方。

20.

“父亲?”尤里走过来,看着自己父亲,有些惊讶。

普利赛提先生抓抓头,最后还是开了口:“你的母亲说,让我来劝说你,答应勒鲁瓦先生的亲事。”

尤里蹙起眉头,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您竟然……”

他的父亲仍旧开口:“她说,如果你不答应这门亲事,你将会失去你的母亲……”

“但是我想,如果你答应了这门亲事,你会失去一个父亲,我亲爱的孩子。”

尤里听完这话,茫然地看着父亲。普利赛提先生冲他点点头,尤里会意:“谢谢您,父亲。”

普利赛提女士听完这番话气到不行,慌慌张张地跑开,嘴里还念念有词:“这个逆子,你们这要让我继续躺回床上,继续病下去吗?!”

没人回答他,普利赛提先生看着远方,他能感觉到,将来会越来越好。

21.

生活会越来越好,无数人心中的祈愿汇聚在神的面前,却从未实现。

尤里回到家看到无精打采的勇利,两个妹妹坐在他一左一右,向尤里摇头。

他看到勇利手上的那封信,收信者上写着“致 敬爱的胜生先生”。尤里毫无障碍地认出那信上的字,出自奥塔别克家中的表妹之手。

信上谈及了尼基弗洛夫一家(或者说,这位妹妹的一面之词)对这门亲事的看法,并言明,尼基弗洛夫先生对胜生的印象仅停留在没落乡绅的阶段,门不当户不对,他们拒绝了这门亲事。

晚上尤里坐在床边帮勇利收拾东西,他把勇利的最后一本书塞进行李箱,斟酌一会儿开口道:“或许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勇利把自己的衣服收拾好,合上行李箱,将那封信拿出来,扔进了壁炉里。

“我会忘了他,”勇利看着窗外的夜空,黯淡无光,“这只是一场梦。”

远方的公爵府前,一辆豪华的马车已经启程。

维克托冷若冰霜的面孔,夹杂着愤怒缓缓转向奥米娅。奥米娅毫无负担地看着窗外,唇边是一抹窃笑。

而后车厢中的奥塔别克,他看着公爵府前的道路,想起那日匆忙而去的马车,和甚至未曾近观的爱人,突如其来的,心里留藏的感情宣泄而出。

他的手缓缓伸向窗外,在触碰到玻璃的那个瞬间,他意识到了一切。

爱情就像一场梦,但和现实……

就像是有一块玻璃阻隔于其中。

22.

第二天早上,勇利乘着马车离开,前往普利赛提夫人的老家芬兰。

尤里坐在旋转秋千上看着日出日落,一个裹着黑色披风的年轻女子走来,尤里看见他,停了自己的秋千,唤道:“伊丽莎白。”

“嗨,”伊丽莎白提着裙摆施了一礼,“我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

尤里从旋转秋千上下来,回了一礼:“什么好消息?”

“我和勒鲁瓦先生……嗯……订婚了……”伊丽莎白有些羞赧,但还是看着他,似乎用尽了所有勇气。

“什么?!”尤里震惊了,“你和谁订婚了?!”

“让•雅克•勒鲁瓦先生。”伊丽莎白严肃起来,“请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你我不同,明年我就三十了,我再不出嫁对家中就是负担,难道真的让我做个老女最终只能去修道院吗?”

“尤里,你该想想你的标准了。”

“你应该去面对一些你一直不去思考的问题了。”

伊丽莎白的离去让尤里去思考自己的过去,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亲人,朋友,态度,还有……

一直存在于书本和幻想中的爱情。

慢慢地,一个身影从模糊变得清晰。

——阿尔京公爵。

23.

很快费尔南达郡的婚礼就传到了尤里的耳中,好友的信件也传来,邀请他去费尔南达郡小住。

尤里跟父母打了声招呼便收拾收拾离开了,前往费尔南达郡。

新婚后的好友脸上是新婚后的幸福感,她站在栅栏旁笑着迎接自己。

尤里下了马车后与她热情地拥抱,伊丽莎白拍了拍他的脊背,欢迎着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老友:“欢迎来到费尔南达郡。”

JJ依旧是一如既往的自大,站在门前为他介绍房屋构造,伊丽莎白却反驳着:“客人颠簸了很长时间,需要休息。”

JJ毫不在意,依然如此。

伊丽莎白摇摇头,把尤里引进了会客厅。

“在这里住几天,这里还比较自由,还有很多名胜,回头一起去。”她给尤里倒了杯红茶,“不是什么好茶,你先喝吧。”

院子里传来JJ的唤声:“伊丽莎白?雅克尔女大公叫我们过去。”

伊丽莎白回道:“知道了,我这就收拾一下。”转头对尤里说:“我们一起,你换上你最好看的衣服。”

“总之你的衣服也就是那样了。”JJ也上来催促他换衣服,尤里发誓,每次看到他都想恶狠狠地先招呼他一下。

24.

雅克尔女大公的府邸并不远,他们步行到府邸,被迎进去与女大公见面。

会客厅的沙发上早早坐好了两位女士,显然一位面上堆了许多褶皱的便是雅克尔女大公,她已经到了耳顺之年,而身边坐着位面色苍白的女子,眉眼垂着,一袭黑色长裙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那女子看他们一行人进来也只是怯懦地点点头,全而不见落落大方之感。

“这是我的侄女,”雅克尔女大公笑着道,“我们一会儿要打扑克牌,你们来得正是时候。”

慢慢地,她的视线落在了尤里脸上。

尤里行了屈膝礼,边听JJ介绍道:“这是内子的朋友,普利赛提家的次子,尤里•普利赛提。”

“见过女大公。”

他起身时听见旁近的门被打开,那里走出一人,他今天穿着得体的礼服,内里的白衬衫上打着整洁的领结。

“很荣幸见到您,阿尔京公爵。”JJ俯身施礼。

奥塔别克瞥了他一眼,很快地,目光便停止在尤里身上。

“尤里?”奥塔别克微微低头向他行礼,“我是来这里做客的。”

———————————————————————————————

总之也没有人看,我就叨叨两句。

以后叨叨时间就放在最后啦,暑假完结这篇,然后我就淡圈了朋友们。

我赌五毛肯定没人记得我了。

其实我缺了一大段剧情,不过应该不妨事儿……要不以后放番外里?

这一章就这样啦!

评论(8)
热度(21)

© Limit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