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itation

产糖狂魔。
新浪微博:@Limitation_河河是我的小天使
中国境内,就知道吃吃吃,挖坑狂魔,考试周不更新。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主业推叶蓝,副业骚话满天飞,第三产业割大腿产粮
极其低产,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 Limitation
Powered by LOFTER

【冰尤/主奥尤】Pride&Prejudice(3)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蹭个维勇tag,下一章写维勇舞会订婚。

前情提要→(1)(2)

求小心心小蓝手求勾搭求评论

———————————————————————————————

13.

话题这么不了而终,奥米娅听着奥塔别克的话心里五味杂陈,转头看见奥塔别克的视线在尤里离去的背影上更是恨铁不成钢。

奥米娅的脸在尤里阖上门的瞬间,突然狰狞。

“你明白的,”奥米娅几乎是尖叫,她抓起奥塔别克的手腕,“你和他差的不是阶级,你们肯定不会有好结果,更不要忘了……”

奥塔别克冷冷地看着发狂的奥米娅,将她的手慢慢从自己手腕上带下去:“不要忘了我与您的婚约。”

“可您也别忘了,那时我母亲只是担心我会在阿尔京家毫无势力,才借此与舅舅家联姻,而现在的我……”

他顿了顿,继而埋下头去:“现在的我,不仅握有阿尔京家的命脉,还有舅舅赌博吃空的债务,我想要做的事情并非你可以左右。”

维克托听见奥米娅的叫声,敲门进屋,一向绅士的他仍有不变的风度:“奥米娅小姐,亨特公爵家的小姐刚刚来访,您不出去迎一下?”

奥米娅恶狠狠地瞪着给信封压火漆的奥塔别克,试图通过眼神控诉奥塔别克越界的行径。管家此时也适时通报:“亨特小姐来访。”

维克托看着她不甘的背影突然笑出声。

奥塔别克拿起信准备离开。

“疯狂的女人,”维克托冷哼一声,“你想好怎么安置她了吗?”

奥塔别克把信交给管家,脚步不停地上了楼:“到时候肯定要嫁出去的,婚约的解除复杂又麻烦,要抽空找阿尔京家先生来。”

“更何况……”他停在勇利的客房门口,“不都是八字没一撇吗?”

14.

维克托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站在门口停了好久才说:“这话不能这么说。”

奥塔别克仍是板着一张脸站在门口,推门进入房间。尤里正在和勇利谈天,勇利看起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奥塔别克上前微微欠身,道:“胜生先生近日气色好多了。”

勇利听闻也笑起来:“是啊,感谢近日阿尔京公爵和尼基弗洛夫先生的帮助,的确是好多了。”

尤里翻了个白眼,站起来回了礼,好不畏惧地来了句:“你说的倒是容易,要是他有事儿我第一个上门。”

勇利拽拽尤里的衣摆,说:“不是大事,你别……”

“怎么,还不能说了?”尤里低头对他的大哥恶狠狠地毫无尊重之说:“家里的弟妹都担心你,母亲还上贴着脸想……”

“尤里!”勇利连忙打断他的话。

尤里自知失言,沉默了一会儿反问:“你们怎么来了?”

维克托走到床边,给勇利打松枕头,俯身试了试勇利额头的温度:“好很多了,过几天普利赛提女士来了就可以回家了。”

奥塔别克看客人没什么大事问候两句也离开了,尤里看他走出去,有些惆怅。

维克托抚平勇利头顶翘起来的呆毛,问勇利:“听说普利赛提先生要去费尔南达郡,你还要跟着去吗?”

勇利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去了,尤里可能会去。

维克托想了想,觉得是时候自己发挥一下红娘的技能了。

15.

奥塔别克在信里和奥米莉亚·阿尔京,也就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他在信里讲了很多关于尤里的事情,很快奥米莉亚回了信,表示很期待这位帅气的年轻人的到来。

奥塔别克把信放好,望着窗外挺拔的红松,似乎在想着什么。

“阿尔京公爵,”管家上来通报,“胜生先生和普利赛提先生要回去了。”

奥塔别克脸上淡淡的,没有什么表情。在阿尔京家做了几十年的老管家毫不费力地认出了奥塔别克眼神里一闪而过的不舍,管家没有多说什么,只和蔼地笑着。

奥塔别克整了整衣领,对管家说:“我们该走了。”

勇利被维克托牵着出了公爵府,尤里则是穿着马裤和长靴与棕色马甲白色阔袖衬衫,带着礼帽,和奥米娅并肩走着。

“奥米娅小姐,”尤里欠身行礼,“感谢公爵府上近日的照顾,实在是麻烦您了。”

奥米娅皮笑肉不笑地打太极:“不会,也很感谢二位为公爵府添上点烟火风尘气息,欢迎普利赛提先生下次再次拜访。”

尤里也不想多说,转身想坐上马车,维克托和勇利正在依依惜别,那边的奥塔别克疾风似的走来,带起一阵小风。

尤里看他赶过来,远远向他行了一个屈膝礼。

奥塔别克站在花园里,远远地看着他逆光立在马车旁,匆匆欠身,回了一礼,旋即转身而去。像是触及到什么,他右手碰在胸口,缓缓吐出一口气。

胸腔被什么震的生疼,滚烫有力。

16.

普利赛提家三小姐站在街旁看着一群英气的军官从他眼前走过,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春情。

“母亲,”她指着其中一队趾高气扬的军官,“我想嫁给他们!”

显然没有人应和她,她的弟弟,她的姐姐,她的妹妹,她的妈妈,没有人回答什么。

她抿了抿唇,扔起了自己的丝绢。丝绢轻飘飘的,落在军官踏起的尘土,又被碾压在他们的马靴之下。

她赌气地看着,随着人流离开。

马车踏踏地行驶在清晨湿润的小路上,车上载着的两个人有着不同的心思。

一个被幸福缠绕,另一个却眼神放空,毫无精神可言。

他们回到家中,弟弟和妹妹们都坐在台阶上,一个读书,两个却在喝茶。

母亲坐在摇椅上晒太阳,父亲从书房里出来,敲了敲案几:“我们家可能要来一位客人。”

勇利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问:“哪位客人啊?”

“让·雅克·勒鲁瓦先生,”普利赛提先生晃晃手里的信件,“希亚郡的那位继承者,你们的表哥。”

普利赛提女士一听这名字就头痛地靠在沙发上:“我们家已经没有多少闲钱来招呼这位表哥。”

尤里打了打自己外套上的尘土:“那就做土豆吧。”弟弟妹妹听见这话都笑开了怀,这位表哥可是出了名的讨厌土豆,自从上一次来到家中被他们用了土豆泥土豆面土豆汤烤土豆蒸土豆煎土豆炸土豆土豆饺子招待了之后,这位表哥已经很久没有来他们家要债了。

勇利也在一旁窃笑,应和道:“对啊,做土豆吧,很久没吃土豆盛宴了。”

普利赛提先生听闻也笑开来,吩咐着管家晚上多加些土豆的菜。

17.

“砰——”一声门响,JJ抱着自己的行李箱站在门外,等着应门。

普利赛提先生去应门,迎进了JJ。

晚上的餐厅灯火通明,一如既往的热闹。

除了JJ。

他看着一桌土豆,甚至觉得人生一片灰暗。

“很感谢您家的盛宴款待,作为回报,我可以考虑给孩子们念书。”

尤里看着JJ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笑出声:“您想念什么书?”

“布道词,”JJ拿起餐巾擦擦嘴,“我的资助人卡洛琳娜女爵赠与我的。”

勇利端起杯子的间隙看到尤里正看着JJ,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勇利用眼神询问他的想法,尤里只是不怀好意地笑着。

他抿了一口杯中的葡萄汁,吃掉最后一口土豆泥问道:“卡洛琳娜女爵很是看重您?”

JJ看着面前难以下咽的土豆全餐,回道:“的确,这世上很少能有我这样的人才,卡洛琳娜女爵十分赏识我。”

尤里切开自己盘子里的土豆饼,反问道:“我更想知道的是,这样一本书,是您被‘赠与’,还是您‘赠与’而来的?”

勇利在桌下踩了尤里一脚,尤里毫不在意地喝下最后一口葡萄汁:“当然,如果是您讨来的,我们也没有什么立场评话。既然是您自愿为我们念书,为何不听听弟弟妹妹的想法呢?或者我母亲近日经常读的济慈的诗,您为何要去念布道词呢?”


评论(1)
热度(15)